呼延栗子

(高产低质画手,莫毛圈地养养老)

“毛毛最爱哭鼻子了,每次他一哭,我只要拿布娃娃哄哄他,他就破涕为笑,像个小傻瓜。”
莫雨说到这里,不禁嘿嘿一笑,倒不像江湖传闻中的小疯子了。

真的,除了莫毛我一无所有。

三个月前画的,吴杨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