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延栗子

(高产低质画手,莫毛圈地养养老)

“毛毛最爱哭鼻子了,每次他一哭,我只要拿布娃娃哄哄他,他就破涕为笑,像个小傻瓜。”
莫雨说到这里,不禁嘿嘿一笑,倒不像江湖传闻中的小疯子了。

真的,除了莫毛我一无所有。

没地方放的就放一起啦。

p1是想画的岩彩画的草稿,铅笔色粉笔金属记号笔,一看岩彩颜料价格......决定放一边......

p2是刚上到《项脊轩志》看到最后一句话“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”想到的

p3是看兔子的老文(只有一个开头的警匪文)Centries讲到双星系统想到的,天象仪有参考学校图书馆的书

评论(2)

热度(11)